科技成为第一生产力,百年以来商业进入超级时代。
以“商品”为核心,“进-销-存”管理为维度的传统零售系统,越来越不适应当前市场发展,未能满足顾客消费体验和商家效率提升。
新的商业时代,零售商需要全新的零售系统。
又一城“MON”全渠道超级零售系统,以“顾客”为核心,基于“人-货-场”三大商业要素为技术开发维度,全面满足零售企业的多类型渠道、多元化业态、多样化场景、社会化营销,以及复合式供应链的经营需求。
解决方案
瞬息万变的新零售时代,零售商面临复杂的全渠道场景及多元的消费需求。
又一城以一套经营“人”的全渠道超级零售系统为基础,从企业的发展需求出发,
围绕“超级用户”思维,立足于全渠道,为不同行业、业态的零售商提供立体式全渠道零售解决方案,
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销售,构建零售全场景,沉淀超级用户,打通全渠道数据,最终实现新零售变革。
新零售计划
不同商业时代有不同商业形态,百年商业发展遵循超级商业规律。
以超市、百货为代表的超级卖场集合多种品类,以电商、团购为代表的超级平台聚集众多流量,以社交、资讯平台为代表的超级生态多维度赋能商业。
新的商业时代,零售商需要深挖超级用户,建立自有流量池。
又一城“超级用户”新零售计划,基于“超级用户”思维,推出社区商业、品牌企业、商业联盟和消费代理等四大商业模式,深入“数字化销售”建设,满足多行业、多业态的存量市场保有与增量市场扩充的发展需求。
当前位置:零售资讯>电商一味禅>业界资讯>腾讯内测“朋友” 实现社交全垒打还有多远?

腾讯内测“朋友” 实现社交全垒打还有多远?

发布时间:2019-12-12来源:亿邦动力 社交新零售 社交裂变 社交电商

在社交领域坐拥大半个帝国的腾讯,依旧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。

12月9日,腾讯开始内测新社交产品“朋友”,该产品类似校内网,主要针对半熟人社交。 据了解,“朋友”是一款需要进行身份审核实行实名制,添加好友需要邀请码的交友软件。App内共设有“遇见”、“圈子”、发状态及“聊天”4个功能分区,并支持用户一键同步平台状态到微博、微信朋友圈及微信好友。

此次已经是腾讯自11月以来,连续推出的第五款社交产品。 这五款产品主打的大多是陌生人社交领域,其中大半都能在市场上找到一款对应的产品。

今年11月初,腾讯推出视频美颜社交APP“猫呼”,主打陌生人社交。

11月中旬,腾讯推出定位为“高品质社交”的APP“轻聊”,目标群体囊括互联网大厂和在校学生,类似探探。 同一时间段,腾讯还上线了语音社交软件“回音”,与字节跳动的“音遇”相似度甚高。

11月28日,腾讯推出社交应用“有记”,口号为: 记录认真生活的你。 玩法与新浪旗下的社交圈产品“绿洲”颇类似,被认为是为对标绿洲而生的社交产品。

更早些的产品“卡噗”也于今年9月初完成上线,这也是QQ推出的首款3D虚拟形象社交产品。

腾讯帝国忧虑与野望并存

QQ、微信分别蹚过中国社交领域21年和8年的征程以来,熟人社交领域几乎已被“寸草不生”。

但风平浪静的社交赛道,从2018年8月罗永浩推出子弹短信后,真正被搅动起来。 不管子弹短信是否成功,罗永浩在社交领域的“昙花一现”,显露出在社交领域还存在的其他“可能性”。

2018年、2019年,是截至目前社交领域最热闹的两年。 据七麦数据推出的《2019年社交类App数据报告》,社交类App Top500研究显示(iOS端,取数周期为近一年):2008年至2015年,社交类App总上线153款产品。 而2018一年就有159款社交类App诞生。 仅2019年前两月,App Store已经新上架53款社交类App。

在这一背景下,小红书成为了爆款,头条系的产品也在这两年表现得颇为亮眼。 七麦调取出的2019年社交类App下载量排名Top30中(iOS端),小红书甩开微信和QQ,位列第一。 字节跳动的音遇和多闪上线不到一年,iOS下载量就超千万。

2019年初,陌生社交开始集体竞赛。 在恋爱交友领域,阿里推出了如我,京东推出了梨喔喔,字节跳动也收购了Biu校园,互联网大厂在不断丰富社交产品。 在“易守难攻”的背景下,腾讯也推出了轻聊,提高身份标签认证门槛,为恋爱交友配对。

之后,在语音社交这一领域,阿里巴巴发布了唱鸭,字节跳动又入股了音遇,网易也上线了声波,不甘落后的腾讯,于是推出了回音,补足腾讯在声音社交领域的缺口。

腾讯要全面布局社交的野望开始显露。 今年3月初,QQ在显眼位置再次开放了陌生社交入口,名为“扩列”,这次的陌生人社交入口,妥妥为00后的聚集地,进入该入口的用户可以根据个人需求,扩展社交关系。

近年来,QQ已经从兴趣部落发展到QQ动漫、直播等,目标群体与Z世代越来越靠近。 据腾讯财报显示,QQ的Z世代使用人数占比,要远高于微信,而Z世代的社交需求更倾向于在陌生人社交上追求交际圈。QuestMobile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》显示,Z世代更喜欢尝试各类小众的新潮社交,在陌生社交上的诉求更多是排解孤独和匹配共同兴趣。 想要满足Z世代社交需求的腾讯,难免要在陌生人社交领域一再试水。

最重要的是,陌生人社交市场已经被检验,探探对标的国外陌生人社交“Tinder”,成功拿下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热门非游戏应用榜首,而“探探”在营收、用户数等方面也均有较好变现。

根据陌陌发布的财报显示,2018年第四季度,探探的付费人数持续快速增长至390万人,环比增加了30万人。 陌陌首席运营官王力曾透露,陌陌2018年四季度7.22亿元的增值业务营收中,来自陌陌的收入为4.99亿元,剩下的2.23亿元收入则是探探创造。 这些都成为腾讯不断试水陌生人社交的关键原因。

实现社交领域全垒打有多远?

陌陌的产品运营人员12月11日对时代财经表示: “陌生人社交就是个伪概念,不管是陌陌还是其他陌生人社交产品,其立意是依靠色情擦边球来扩展市场; 如果整改成一个纯净的社交平台,就失去了为荷尔蒙服务的意义。 ”

事实上,陌生人社交在本土市场上一直都是负重前行。

2019年4月,荔枝FM的吱呀和今日头条的音遇等数款声音社交类产品,都曾因为内容打“色情擦边球”问题,遭遇监管危机,被要求下架整改。

到了今年6月,“探探”疑因传播淫秽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被政府有关部门敦促下架后,陌陌也随后开启为期一个月的自查自纠,在6月11日之前暂停用户发布动态(社交新闻流)的功能。 这些因素也使得整个行业面临挑战。

而腾讯的社交产品为了规避监管所带来的整改、下架等问题,在玩法上对用户进行身份、职业等实名认证,也已经脱离了陌生人社交的初衷。

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12月11日对时代财经表示: “陌生人社交之所以能起来,就是可以脱离熟人的社交圈子,如果陌生人社交还要实名制,它跟微信还有多大的区别? 而且在中国,陌生人社交一直都处于监管机构的灰色地带,一直在打擦边球,很难毫无后顾之忧地做起来。 往后所要面临的监管问题,也一定不会少。 ”

除了监管问题外,腾讯还要突破社交领域的天花板。

据QuestMobile发布的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年Q3报告》显示,社交用户行业规模已接近天花板,用户规模达11亿,行业渗透率高达97%,用户规模增长速度明显放缓,增速仅为2.3%。 现阶段社交领域的用户获取成本之高,已经成为行业玩家们难以突围的一大阻碍。

这两年,腾讯总裁刘炽平提出希望QQ团队可以开拓一些新的社交产品,让QQ团队去获取年轻人真正的社交需求。 对于腾讯来说,没有比自己颠覆自己的社交产品更好的选择了。

丁道师认为,“腾讯从来就没有停止对社交的野望,但是目前来看完全颠覆很难,更多像是对现有用户的完善和试探,而且腾讯也没有像扶持微视那样,把颠覆社交归属于战略层面。 虽然腾讯拥有巨大的社交流量,但陌生人社交依旧是一块难啃额骨头,所有陌生人社交产品正在面对的难题,它同样逃不过。 ”


注:文/朱与君,公众号:时代财经app

热门标签MORE >
新商业一味禅
相关新闻 MORE >